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 >> 星际生活045

045:

兽星

赤红天空下的兽星, 一如既往的荒凉。

从高往往下俯瞰,这颗总面积不大的星球好似从中间被剖成两半,一半阴, 一半阳。

那些阴暗面滋生的各种被感染的兽类, 虎视眈眈地盯着阳面的那些生物, 每一只都循着本能,疯狂地想要将阳面占为己有。

住在同一个星球,凭什么阳面的它们能够得到更充足的食物, 而它们就必须躲在阴面,靠腐蚀物为生。

仍然是那座山,那座领主最喜欢待在上面的山,此时有两只兽类。

一只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 手拿香蕉,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 一边拿了把奇奇怪怪类似梳子一样的东西梳着身上的毛毛——这是一只体型中等的猿, 灰白色的毛,脸部有几道抓伤, 眼睛泛红, 说明感染不深。

相较于旁边那只,它的体型称得上“娇小可爱”。

旁边这只外形似熊,光是四肢着地的高度就已经超过坐在石头上的灰白猿,直立起来, 大概能超过四五米。

它们在用自己的语言交流。

巨熊吼了一声:【领主什么时候回来。】

灰白猿:【你烦不烦, 每天都问这个问题,我又不是领主, 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巨熊完全忽略它的话:【领主已经离开九年, 再不回来, 等回来就看不到我了。】

灰白猿无语片刻,哼道:【说得领主好像很喜欢你似的。】

巨熊大吼:【领主就是喜欢我!最喜欢我!非常喜欢我!】

它这声大吼,直接把灰白猿震得从石头上滚下来,手上剩下的半截香蕉也跟着掉了,捡起来一看,已经沾上泥土,它气得不行。

【领主走的时候你还是一颗蛋!他上哪喜欢你!你哪来的脸!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

巨熊的眼睛同样泛红,颜色比灰白猿深许多,被它这样一激,巨熊哪里还能忍住,它气得挥起拳头,直接冲灰白猿砸去,明显是下死手的那种。

这在兽星上十分常见。

它们被暗物质感染,控制不住地发脾气,每天不打架是不可能的,而一旦打架,双方都不会留手,更不会因为你体型比我小我就要让着你,不可能。

不过通常如果打得太凶的话,会有没生气的野兽跑过来制止,因此这样的斗殴最多双方你断一块骨头,我缺一块肉。

只有彻底感染陷入狂暴的兽类,才会被其他兽类一起联合击杀。

灰白猿体型不如巨熊,胜在动作灵巧,且双方以前没少打过架,互相熟悉对方的攻击方式,短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奈何巨熊的怒吼惊动其他兽类,不一会儿,一只矫健的白狼怒吼着跑上来,强悍地冲进两只中间,喝道:【住手!】

灰白猿和巨熊乖乖地停下,没再动手,却隔着白狼互相大骂,各种诡怪的词相互冒出,具体什么意思只有它们自己知道。

气急的白狼上前两只各赏一爪子,这两只暴躁的家伙总算安静下来,眼中的猩红淡了不少。

山羊领主离开的时候,指了一只兽类暂代他管理,这只野兽在知道自己感染渐深后,又将自己的权力指给下一任。

这些怪兽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更不会产生“夺权”心理,领主它们听谁的,它们就听谁的,哪怕一批批因为感染狂暴而被击杀。

新出生的幼兽,它们没有见过山羊领主,依旧会本能听从领主留下的指令。

制止两只家伙打起来的这条白狼,就是现任管理者。

距离山羊领主离开到现在,已经是第三任了。

所以巨熊和灰白猿才会听到白狼的命令停下来,甚至乖乖让白狼赏爪子而不生气。

白狼听着两只互相的指责谩骂,很快明白事情前因后果,它摇了摇头,教训:【这是领主喜欢的地方,打坏了谁负责?】

两只你看看我看看你,低下脑袋不吭声了。

过了会儿,巨熊执着地又问:【领主什么时候回来呢。】

白狼没有回答,因为它也不知道。

它并没有见过山羊领主,三年前出生的白狼因为相比较其他兽类,感染速度最慢,并且能适当控制自己的脾气,上任管理者最终在自己还没有陷入狂暴之前,选择了它。

刚开始的白狼是不太愿意的,它不喜欢当管理者,觉得这不好玩,然而当上任管理者将这个“指令”确定给它时,它也只好接受,身上好似压上一层无形的责任,它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却循着本能好好当一位管理者,等待领主的回归。

哪怕它没有见过领主。

可在它的意识里,却清楚地烙印着领主的模样,遵循领主的意志。

它经常会听那些被领主亲自管理过的同伴说,领主一直都在为它们找解药,想让它们的家不再受感染,这样的话,它们的生命也将得到延续,不再受狂暴之苦。

它们虽然与人类不同,却也与人类一样,想要活得更长。

【快了。】见巨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白狼想了想,用两个字安抚它,或许,也是在安抚所有子民。

忽然,山下响起接二来三地欢呼。

【下雨了!】

兽星很少下雨,所以每次下雨对它们来说都是难能可贵的,虽然每一次的降雨,都会加重大家的感染,可依旧挡不住大家对雨水的喜爱。

欢呼不过一会儿,便传来一道道疑惑的低吼——这一次降下来的雨水,好像和以前不一样。

每一次降雨,总会有大批的兽类打起来,打起来的理由很简单,很可能只是甩了下身上的雨水,溅在另一只兽类身上。有时候乱得太凶,甚至会死一两只……

但这次除了兴奋之外,大家都很平静,没有哪只野兽乱发脾气,甚至觉得同伴们个个看起来都很可爱,恨不得冲上去抱着一起打滚。

灰白猿和巨熊嗷嗷叫着互相洗澡,完全看不出先前才打了一架,两只愉快地和好,灰白猿坐在巨熊肩上,后者迈起粗壮的四肢咚咚跑,山体在它的奔跑下发出沉闷震动——它们要下山和同伴们一起玩耍。

白狼碧绿色的森冷瞳孔泛起迷茫和疑惑。

它仰起头,任由雨水落在脸上,紧接着它的身体瞬间僵住,瞳孔竖成一条紧缩的线。

……头顶亘古不变的赤红,就在刚才,渐渐地变浅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变化。

很快,其他兽类也发现这个变化,它们停下欢呼,不解又不安地望着天空,沉默蔓延,直到在它们眼中,赤红完全消失,变成一种淡淡的、清新的浅粉色。

它们睁开的眼里里,随着时间越来越深的猩红跟着消退,仿佛一件脏污的衣服被清干净,回归本来模样。

“辛苦你了。”

耳边响起陌生的不属于它们的语言,它却能听懂其中的意思,白狼猛地回头,光滑的石头上已经多了一道雪白身影。

雨丝倾斜,它们好似有生命般避开石头上那只普通的山羊,让它柔软卷曲的毛毛不至于被打湿,它静静地看着白狼,目光温和。

【领主。】认出对方身份的白狼忍不住低吼一声,旋即垂下自己的头颅,有些不安有些激动,还有些惊喜。

领主真的回来了!

这个消息在短短的时间传遍整个兽星,生活在阳面的所有生物仿佛受到无形召唤,全部朝这里奔来,一些地方因为震动产生大面积崩塌。

领主回来了!

就像一群没有家长的孩子,极力奔向自己的家长,有些刚生下崽崽的兽类,嘴里叨着崽崽奔跑,跑着跑着崽崽掉了干脆就不要了。

这一刻,崽崽和领主比起来,显然领主更重要。

再者,其他兽类如果捡到崽崽,一般都会主动收养,至于以后能不能和亲爹亲妈再见,随缘。

就是这么任性!

几乎没要多久,山下,山腰,山顶……凡是能站能爬能蹲的地方都聚着一只只野兽,它们全部瞪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石头上的山羊领主。

这要是来个人类,吓都能吓死。

山羊领主四蹄转动,将视线里能看到的子民全部收入眼中。

当人当习惯,被它们这样看着,山羊领主反倒有些不自在,他用最简练的语言告知所有兽类,从现在开始,它们不会再感染。

兽星的暗物质在刚才那场细雨中,全部解除。

在兽群的欢呼声中,山羊领主的羊角轻轻动了动,旋即化成人身。

随着能力地恢复,山羊领主能够控制自己外形的变化——长大。

欢呼的兽群看着突然变成人类的领主,嗓子好似被突然掐住,全部哑了。

肉眼可见,它们的头顶缓缓冒出无数问号。

领主怎么变成人类了???

发生了什么?

山羊领主没有解释,解释起来太麻烦,以子民们的智商,它们也听不懂。

跳下石头,他沉眉思考一个问题:现在是去找边边,还是去找和他失散的阿云。

他能感觉到,阿云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这大概归功于传送阵……而传送阵之所以能建立,是因为他获得了一颗“源”,此刻这颗“源”已经化作头顶的细雨,驱散了兽星的暗物质。

为了找到这颗“源”,山羊领主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在时间碎片里面,寻找干净安全没有人类或任何生命体居住的小星球。

简单点来说,想要解除兽星的暗物质,必须用另一颗星球的“源”,失去“源”的星球无法再存在,而要获得“源”,山羊领主必须掌控一颗星球,如同他掌控着兽星那样。

然而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掌握兽星,又怎么去撑控另外的星球,从而获得“源”呢。

他只能不停摸索。

通过传承记忆在地球最北方找到的那个山洞,其实是时间碎片的入口,山羊领主后来才弄清楚……于是他通过时间碎片,找了许久,终于找到符合要求、又能让他掌控的一颗小星球。

虽然差点永远回不来,好在最终结果是好的,他得到了一颗完整的“源”。

那时地球已经恢复末日前的秩序,阿云知道他要回去,提出要和他一起离开。

山羊领主没有理由拒绝,虽然他其实不太愿意。

同时,他清楚阿云随他一起回去的原因是什么。

和人类待得越久,山羊领主反而越不了解人类,他曾经以为,阿云会忘记边边,即使不会忘记,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淡忘。

那些曾经和边边接触过的人类,他一一了解过,多多少少已经淡忘了。

就连罗业生……他结婚有了孩子后,偶尔见面时,罗业生嘴里不再时刻挂着边边,而是他自己的女儿。

这不代表罗业生忘了边边,只是他有了更重要的家人,这是正常的。

所以阿云想和他一起离开地球,让山羊领主分外疑惑,满打满算,阿云和边边认识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即使儿时的感情真挚深厚,也不至于让他记挂到愿意离开熟悉的地球,却他完全不熟悉的,甚至可能更危险的星际联盟。

这个时候的阿云已经没了异能,离开地球,等于踏入未知的危险。

山羊领主并未劝诫,阿云既然提出,必然已经决定好。

与阿云不同的是,后者暗自担心边边会忘了他,山羊领主不会。

对他来说,就算边边真的忘了也没关系,重新再认识不就好了。

何况,他相信边边一定会记得他。

山羊领主计划通过时间碎片传送到兽星,等驱除兽星的暗物质后,他们再去帝星找边边,对此阿云并无疑义。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传送会不会成功。

——山羊领主自己创立了一个传送阵,在时间碎片里举行,目的地是兽星。

他自己其实没有太大把握,时间碎片里一切皆有可能,而传送阵需要他体内的“源”作为打开通道的介质,因此只有一次机会,没有额外的机会让他试验。

并且,通过传承记忆,他明白不同的时间碎片展现出的特性不同——他已经猜出当初弄九思前来地球接边边,就是通过时间碎片。

他们靠着强大的实力,摒弃时间碎片带来的副作用,强行撕开一个通道回到联盟的正常轨道,从而返回帝星。

山羊领主不行。

他只能靠传承记忆更新的传送阵法。

机会还只有一次。

那时候为了离开,山羊领主准备了很多很久,临到头,他再次向阿云强调,希望阿云能再斟酌一下。

“如果我失败了,你很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对他来说,地球的这几年眨眼而过,算不上时间有多长,但不可否认,如果有“朋友”的话,阿云是他唯一的朋友。

阿云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已经决定好了。你放心,如果真的死了,我不会怪你。”

“……”

“我和你一起离开,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边边,”阿云目光望向远处,没人能看到他在想什么,只能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这个世界已经恢复正常,我不再是所谓的主角……所以,我也想去其他地方看看,长长见识。”

不,我就是为了边边。

他在心里这样说。

边边给予他的温暖,似乎深深地镌刻在他的灵魂上,永远无法消除。

九年前他没办法随边边一起离开,九年后,他完成自己身为“主角”的任务和责任,可以为自己负责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没什么再斟酌的,告别地球上熟悉的那些人,二人启程。

原本一切顺利,可在传送过程中,他们被一只虚空中的无名生物攻击,导致两人失散。

山羊领主幸运地直接传送到目的地——兽星。

阿云的运气则没那么好,他陷进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在梦镜里与各种怪物缠斗,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却又没办法挣脱梦镜,只能在梦里不停杀杀杀。

而且梦里没有食物,导致他非常饥饿。

这些反应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体,以至于在阿云以为自己会死在这样无休止的梦境中时——山羊领主传送到兽星的瞬间,他被白光吞没,从爷爷宿舍中掉下,落在边边面前。

简单地说,山羊领主和阿云在传送过程中,因为被不知名的生物袭击,两人分散,但仅仅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传送成功了。

不过,山羊领主非常幸运地直接到达兽星,没出任何意外。

而阿云却悲催地在这个“一瞬间”的过程中,经历无数梦镜,最后却巧合又幸运的,直接掉在边边的面前。

完成他内心最渴望的念想——见到边边。

……

爷爷宿舍

面对边边的询问,阿云顿了下,避开边边的视线,摇头:“他不喜欢照相。”

边边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多想,想起阿云说的他和临央失散,她有些着急——阿云哥哥以这幅模样出现在她面前,意味着失散的临央哥哥很可能也会遭遇危险。

她必须做点什么。

边边抿了抿唇:“阿云哥哥,你先在这里休息,这里是爷爷的宿舍,不会有人来打扰。”

她得联系九思爸爸,问问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接着又补充一句,让阿云了解一些基本情况:“这里驻扎在霍里斯山脉的一个军营,我升高中参加军训,和同学来到这里,爷爷被请到这里来鉴定特殊金属。”

“爷爷?”

边边忍不住重重点头,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爷爷和祝渊叔叔都恢复了。”

阿云轻轻吁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差,也能从边边的神态中知道她在担心临央,他缓缓道:“你不用担心,临央不会有事。”

因为如果临央出事的话,他就不会“掉”在这里,更不可能活下来。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阿云按了按抽痛的太阳穴,“他现在应该在兽星。”

兽星……

边边下意识抬手摸向眉心。

从地球离开时,临央送了她一枚兽星的“钥匙”,但她一次也没去过兽星。

*

山羊领主缓了几秒,作下决定——既然感知中阿云没有生命危险,那就先去找边边。

届时可以请求九思阁下帮忙寻找阿云的位置。

毕竟,此时的他也没有办法定位阿云,想要找到阿云,只得靠人类技术——刚刚被驱散暗物质的兽星除了一群呆呆望着大变人身的领主的野兽们,什么也没有。

顿了几秒,山羊领主望向相比其他兽类,最快接受领主变成人类的白狼,迟疑着问:“……边边有来过吗?”

白狼碧绿的竖瞳现出迷茫,似在无声询问:边边是谁?

山羊领主:“……”

……

边边忽然有些心虚。

不是她不去兽星,而是弄九思不准她去,称兽星里面都是一些丑不拉几的野兽,她就算去了又能怎样,替山羊领主看家?

虽然边边知道九思爸爸话中有夸大的程度,但因为三位爸爸都反对她去兽星,而边边也做不出偷偷开着机甲溜去兽星的行为,所以九年来,她都没有机会用上山羊领主给她的这枚“钥匙”。

边边往眉心轻点,一缕朱红色的星纹缓缓浮现,正是山羊领主当初给她的“钥匙”。

下一秒,朱红色的星纹忽然脱离眉心,红光闪烁,边边不适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那缕星纹已经化成一只小小的山羊,轻轻地飘在半空。

它呆呆地看着边边,过了会儿,嘴巴张开,发出一声稚嫩的“咩”。

“……”

边边以前多次将这缕星纹点出来,但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变化,她看了看小山羊,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蹙眉的阿云,试探道:“临央哥哥,是你吗?”

“咩。”

“……”

她,她听不懂啊。

山羊领主在得知边边并没有来过兽星后,下意识感应当初发给边边的那缕星纹——星纹中包含兽星的坐标,一旦边边来到兽星,他的子民都会顺从并保护边边。

他并不认为会成功。

因为——距离太远。

据他所知,兽星远在第一星系之外,如果不穿越相应的虫洞和定相跃迁点,开着机甲在太空里航行万年也无法到达帝星。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的心神刚刚试探感应时,眼前猛地一暗,再睁眼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熟悉脸庞。

山羊领主怔住。

他知道边边会长大,甚至通过他的能力,可以描绘出边边长大的模样,然而真正见到时,山羊领主仍然如同真正的人类那般,恍惚了下。

“边边。”他迅速收拾起恍惚,不料明明喊的名字,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声“咩”。

及至此时,山羊领主才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

“……”

连绪“咩”了几声回应边边的问题,发现她一脸茫然,就知道她没有听懂,山羊领主深吸口气,按捺住情绪,转而打量周围环境,好确认边边所在什么地方。

这一打量……就对上阿云没什么表情的脸。

“……”

阿云看着他,皱眉:“你变成小羊了?”

山羊领主控制自己没再发出咩咩叫,他盯着阿云多看了一会儿,意识到……阿云直接传送到了边边面前,两人现在已经碰面。

“临央哥哥,你现在是不是在兽星,是的话你就点头。”见小山羊无法说出自己能听懂的话,边边只好换个方式询问。

小山羊闷闷点了下头。

边边终于放心,她松了口气,刚要说话,大门忽然发出轻轻地“咔”声,旋即门被推开,提着一个小箱子的爷爷出现在门口。

边边动作快于思绪,伸手一把抓住半空中的小山羊,待见到来的人是爷爷后,连忙跑过去将惊喜于开门就看到孙女儿的爷爷拉进来。

爷爷在——孙女儿怎么会在自己房间,以及自己房间除了孙女儿还有一个陌生男人——之中,显然将重点放在后者,他的视线落向阿云,越看越觉得对方眼熟。

“爷爷,他是阿云哥哥!”边边快速为爷爷解释,“他和临央哥哥离开了地球。”

哦对,临央哥哥……她反应过来小山羊还被自己抓在手里,赶紧张开手。

小山羊倒在她的手心,一动不动。

“……”

担心被自己“捏”死的小山羊会影响到真正的山羊领主,急中生智的边边想起许久没有使用过、主要没什么机会使用的“包罗万象”。

“……我去找临央哥哥。”

扔下这一句的她消失在原地,留下爷爷和椅子上的阿云面面相觑。

“爷爷好。”阿云撑着椅子站起来。

爷爷:“……”

兽星

山羊领主“醒”过来,一想到阿云先于自己见到边边……他生气地抿起唇,莫名觉得被占了先机。

【领主……】白狼小声道。

山羊领主回神,收敛好情绪,挥手:“你们各自玩儿去吧。”

这要是搁在以前,肯定马上就走,但好不容易领主回来,当然要看个够——兽群骚动了下,又平息下来。

山羊领主:“……”

忽然,他心神一动,猛地转身,似乎感觉到什么,心跳加速。

前方空间泛起阵阵涟漪,持续两秒,旋即一个人影从里面钻出来,收势不住,一头撞向他。

晕头转向的边边感觉自己的手被扶住,稳住身形的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与记忆中不太一样却又十分熟悉的脸。

“临央哥哥?”她有些不确定。

山羊领主呆呆地看着她,好似还没从她突然出现的事实中反应过来。

他听到边边有些迟疑的声音:“……你的卷发呢?”

山羊领主下意识摸向头发——在地球发现男生有卷发很奇怪的他便控制头发变直了。

然后,边边眼睁睁看着临央哥哥的头发缓缓变成她记忆中熟悉的卷发。

她张了张唇,没说出话来。

山羊领主终于回神,目光落在她脸上舍不得移开,嘴角不由自主上扬,忽然想起什么,他摸着刚变出来的卷发,小心翼翼道:“这样……可以吗?”

边边歪头盯着山羊领主看了足足十几秒,扑哧一声笑了,扑进他的怀里,顺势悄悄将眼角溢出的泪水抹在他的衣服上。

“临央哥哥,欢迎你回来。”

(全文完)

※※※※※※※※※※※※※※※※※※※※

边边崽未来的恋爱之旅,就交给几位老父亲头疼去吧,现在崽崽还小,才十五岁呢,不方不方~

感谢一路陪着大丸子走到最后的崽崽们,九十度鞠躬!爱泥萌~

大丸子下本书在10.5号开,希望到时候能再次见到你们呀,咱们下段路再战呀~

悄眯眯求一下专栏作收,这样大丸子开新文你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啦,全订的崽崽们评一下分分来鼓励大丸子嗷(看在发际线倒退的份上QAQ)~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苏沉鱼好不容易坐到皇后之位,眼看就能把皇帝熬死成为太后,一朝睁眼,穿成一本娱乐圈文里的女配。

女配和男主订婚当天,男主扔下女配去找白月光女主。

“……”

这能忍?

隔天,#沉鱼落泪#上了热搜,她在视频里梨花带雨:“都怪我不够优秀,是我的错,我心甘情愿祝福他们……请大家千万不要骂他们。”

热心群众把狗男女骂出了圈。

男主和白月光女主目瞪狗呆。

*

上辈子搞事业的苏沉鱼这辈子就想在娱乐圈里当花瓶,装装绿茶搞搞渣渣,轻松挣钱。

于是观众们发现,综艺节目里——

当其他艺人被意外出现的毒蛇骇得集体色变时,苏沉鱼一边哎呀我好怕怕,一边捏住毒蛇七寸麻利塞进随身包包。

当其他艺人被工作人员扮的“鬼”吓到魂飞魄散时,苏沉鱼一边嘤嘤哭着说腿软,一边理所当然地使唤“鬼”背她上楼。

……

事后采访:“不怕吗?”

泪眼汪汪:“怕死了QAQ。”

观众:……?

你到底哪里怕了!

后来,发现自己居然频频上热搜,一日更比一日红。

苏沉鱼:叹气.jpg

本宫真的不想红啊。

喜欢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请大家收藏:(www.d1wx.com)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第一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最新章节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全文阅读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txt下载 - 糖丸丸的全部小说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 第一文学

猜你喜欢: 美滋滋偏执狂真的有人暗恋我十年啊[娱乐圈]宠妻无度:傅少,轻轻吻!重生空间之发家靠种田全能女配[快穿]重生娇妻超难哄迷性影后你马甲又掉了奉子成婚:丫头,休想逃司令夫人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假贵族魔鬼的体温情敌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重生之首席千金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天才宝宝:总统爹地伤不起不二之臣重生军营之王牌军婚我来自平行世界穿越七零:神医娇妻有点甜不二情书甜妻有喜小日子
完本推荐: 极品乡村生活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重生娇妻超难哄全文阅读绝色尤物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仕途巅峰全文阅读最强神眼全文阅读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修真高手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祸妃全文阅读极品修仙神豪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极品捉鬼系统全文阅读捡到一个星球全文阅读白日梦我全文阅读暖擎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越七零做知青村花小妻凶又甜反套路救世指南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斗罗之皇龙惊世唐残武逆怪物凶猛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医者无眠摘仙令大神你人设崩了大祭司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霸天武魂世界首富从捡破烂开始农女匪家御九天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龙飞凤仵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心头宝我伽古拉决不当奥特战士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NBA之篮球之王魔临一剑独尊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承包大明星际之厨神她可盐可甜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txt下载手机版 - 糖丸丸的全部小说 - 女主是被大佬们氪大的 第一文学移动版 - 第一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