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 >> 盛世文豪 >> 晋江原创独家

封祉身穿一身黑色龙纹常服, 撑着油墨伞,看着已经跪在地上许久的人, 轻声道:“连渔樵也要离朕而去吗?”

郑牧面容只是中年, 但头发已经全白。他跪在被雨水冲刷的地上,沉声道:“微臣年老体衰, 当不得此重任,理应退位让贤。”

封祉幽幽叹了口气,道:“可渔樵走了, 朕哪还有信任之人?”

“金刀卫指挥同知刘淳是可信任之人。”郑牧道。

封祉看着跪在地上的郑牧半晌,才道:“起身吧,朕知道了。”

封祉说罢, 转身而去。

“郑大人, 起身吧。”旁边小太监立刻将郑牧扶起,并给郑牧地上蓑衣。

郑牧并没有穿上蓑衣。

既然身上已经湿透了, 穿不穿蓑衣, 也无所谓了。

就像是心已经死了,这具身体活不活着, 也没有意义了。

封祉回到书房, 他想砸点什么东西, 发泄一些, 但是又似乎提不起劲。

其实早料到了不是吗?郑牧在父皇死后便一夜白头,日益衰老。若不是有父皇嘱托, 郑牧恨不得立刻陪父皇而去。

这么多年, 他之前不懂, 现在也懂了。

但懂了就懂了,他也没有什么被冒犯的恶心之感。

郑牧也没做什么,只是默默的给父皇当一个锋利的刀而已。

若有人如此心喜自己,那么那人是男是女,倒无所谓了。

可惜,现在封祉身边什么都没有。

“陛下……”

太监总管在门外轻声报告道。

“何事?”封祉冷声道。

“皇后娘娘动胎气,请陛下前去。”太监总管道。

封祉冷笑:“动胎气不找御医,朕还治得了病了?”

太监总管立刻跪下请罪。

封祉深呼吸了两下,压抑住火气,道:“去看看吧。”

说罢,封祉一挥衣袖,走出书房。

封祉进了皇后所居住的宫殿时,里面宫女太监十分忙碌,见了封祉来,跪了一大片,看上去场面乱得很。

封祉冷漠道:“起身。御医来了吗?”

皇后身边太监总管忙道:“启陛下,御医已经来了。”

封祉进了内间。御医悬着丝线正跟皇后诊脉,皇后一脸疲惫的靠坐在榻上,见封祉进来后,才起身行礼。

见皇后这怠慢的态度,封祉就知道,请他来,绝对不是皇后的主意。

大概又是皇后捱不过身边忠心的宫女太监的请求,来做做样子吧。

封祉觉得挺没趣的。既然叫他来了也做出这么一张脸,那还不如别叫他来了,免得影响心情。

当然,每次都还会来看看的自己,更是挺没趣的。

封祉叫皇后起身,然后问了几句皇后身体状况。

反正也就是什么郁结于心,肝火旺盛之类。他都会背了。

自从他抄了洪家之后,皇后一直都郁结于心,肝火旺盛。

他都习惯了。

明明他只炒了洪敏之的家,对于洪氏宗族其他人中,没有犯过事的人都没有动。

皇后虽然是洪家旁支的,但他父皇虽然为了自己王位的稳固选择了洪家,却是选的洪家旁支中难得的清流,所以她真正的娘家自然也没事。

然而,皇后还是一副冷漠斗气的样子,好似洪敏之家才是她真正的娘家似的。

真是拎不清。

封祉心想。

罢了罢了,毕竟母后去世的早,没人从后院帮自己相看。父皇只看看看皇后的家庭,哪能知道这皇后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想起当初,已经出家为尼的大姑曾劝说父皇,说这姑娘看着心思浮躁,恐不是上好人选。

但父皇已经时日不多,可选家族中,现在的皇后的家庭是最合适的。

父皇担忧,等自己去了,皇后人选便更由不得自己了。

于是,才十岁的自己,便这么定下了皇后人选。

大姑一语中的,不过封祉又觉得其实没什么关系。

心思浮就浮吧,蠢就蠢吧,反正她除了会折腾她自己,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封祉做足了一个皇帝对于皇后及她肚子里的龙嗣的重视之后,就离开了。

洪皇后待封祉走后,才一脸不甘心。

当初洪敏之还活着,洪家还风光时,自己一直被封祉捧着敬着,现在洪家倒了,封祉就不给她脸了。

旁边太监宫女心中叹气。

娘娘还是看不明白啊。

作为皇后,不站在皇帝这一边;作为皇后,还想压皇帝一头。

这皇后,怎么做下去?

真不知道该说皇后娘娘是太过任性单纯,还是……拎不清。

不过罢了,只要皇后娘娘能顺利诞下太子,应该……没关系吧?

宫女太监心中不确定道。

封祉回到书房。

因洪皇后善妒,封祉没有其他妃嫔。

即使现在他和洪皇后之间的关系跌至冰点,也还没有其他妃嫔出现。

将来可能会有,现在没有。

所以封祉一直都是睡在书房。

这样传出去,倒是给封祉得了个勤政的美名。

谁又能知道,他不过是无处可去罢了。

桌案上奏折堆了好几摞,封祉并不想看。

反正,也就是那些内容罢了。

废除新政嘛。

他抄了洪家,是因为洪家太猖狂。

但对洪敏之,他还是敬佩的。对洪敏之推行的新政,他也是支持的。

所以洪敏之在任上的时候,即使洪家仍旧很猖狂,他也没有动过洪家的心思。

可惜,洪敏之熬不住了,死了。

现在新政,又可以托付谁?

封祉在脑海里将官员们的名字过了一遍,定格在了曾毓身上。

但他叹口气,最终放弃了。

曾毓守在边疆一日,鞑靼就老实一日。他有心想把曾毓调回,却无可奈何。

除了曾毓之外,他没有可信任的将领。

虽然,曾毓也不是将领,他是状元。

若留在京城,应当入阁了吧?

可惜,他没有可接替的人。

...................................

封祉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一觉睡醒,窗外居然已经大亮了。

封祉脑袋有点懵。即使不是大朝的时候,他每日也是有很多事要忙的。所以顶多睡到天蒙蒙亮,便被太监叫醒了。

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病了,叫不醒?

封祉坐起身,刚想叫贴身伺候的太监的名字,突然心中一惊。

这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

封祉喊人的声音梗在喉咙里。

他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根本想不出发生了什么事。

被绑架?怎么可能!宫中的侍卫是白养的吗?

这时候,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身穿白色龙服的青年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封祉!”

封祉愣愣的看着那个和自己长得有五六分相似的人。

这是谁?!

“睡迷糊了?”来人见着封祉在发呆,疑惑的皱眉,“来人,伺候庆王梳洗。”

庆王?!

封祉更加惊讶了。

自己是皇帝啊,庆王是什么?

他脑海中闪过一堆怪力乱神之事,心中惶恐已经无法言表。但做了十年皇帝的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

他道:“被梦魇住了。”

身穿白色龙服的青年狐疑道:“不是为了不想起早大朝,故意的吧?不过小宝,就算做噩梦,也不能算你不来大朝的借口吧?”

小宝?封祉隐隐约约记得,这似乎是自己乳名。

但自父皇去世之后,便没人叫自己乳名了。

这人是谁?为何会叫自己乳名?

封祉的视线落在那人的衣袍上。

他原本以为只是宗室,但现在看那龙爪,这竟是帝王常服?!

这是皇帝?!

青年见封祉还是呆呆的,气不打一处:“还走神呢?!这么懒散,小心父皇回来收拾你!”

父皇?!

封祉忙道:“父皇……父皇在哪?”

青年道:“没回来,别怕成这样。上封信还在欧罗巴,现在天知道在哪。”

说罢,青年抱怨道:“原本还只是在国内游山玩水,待大姑和姑父也跟着跑路之后,他和母后居然更大姑姑父一起,去国外了?!要是水土不服怎么办?而且海上遇上风暴怎么办?母后也不劝着点。好吧,或许母后也玩得开心。”

听着青年的抱怨,封祉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他呐呐道:“大哥……”

“叫大哥也没用。”青年冷笑,“长青处理完事之后肯定会赶来,你就等着写检讨吧。别想我帮你求情。”

……真的是大哥?

但长青是谁?

封祉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

疼……不是梦?

还是说,这就是梦,只是自己觉得自己会疼?

封祉已经糊涂了。

不过现在,多说多错。什么都不知道的封祉,只得假装乖巧。

貌似是他已经去世多年的大哥的人,逮着他骂了一顿,待他被人伺候梳洗完毕,才停下喝茶。

“大哥,今日大朝会,你不在好吗?”封祉试探道。

这里应当不是宫内了吧?是那个什么……庆王府?

封珥表情僵了僵,道:“不是有长青在,没关系。”

封祉小心翼翼道:“大哥,你该不会是借由训我之事,偷跑出来吧?”

封珥阴森森的扫了封祉一眼。封祉立刻住嘴。

好吧,或许……说中了。

“我好几日没出宫了。”封珥抱怨道,“还是你好,整日游手好闲。干脆你当皇帝,我禅让好吗?我也跟着父皇母后游山玩水去。对了,把长青也带上,王叔留给你。”

王叔?!

封祉印象中,能被他称为王叔的,就一人。

那个因救他而血尽力竭而亡的德王封蔚。

他父皇的胞弟。

封祉那时候没有记忆,但他听人多次提起那件事。

王叔封蔚的死亡,仿佛是他家中所有悲伤的开端。

当年何家势大,何太后和何贵妃把持内宫,自己被人暗害。

奶妈不忍自己被害,偷梁换柱之后将自己偷运出宫,被大哥看到,偷偷告诉王叔,王叔便追随而去,将自己拦截,想要带回宫中。

谁知道何贵妃胆大包天,居然派人想将自己和王叔都刺杀在京郊。

因事态紧急,又不确定情况,王叔只一人前往。虽护得自己,斩杀所有刺客,但等救援赶到之事,王叔已经伤势过重,无回天之力。

因王叔被杀,大哥认为是自己的错,在打击和悲伤之下,一病不起,高烧几日后便跟着王叔去了。

接连失去弟弟和儿子,父皇也大病一场。因仇恨未报,勉强支撑着父皇好起来,重新处理朝政。

母后也是。听闻母后是将王叔当儿子般看待,接连失去两个儿子,母后本就缠绵病榻,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母后也振作起来。但他七岁之时,母后便熬不过去,长眠地下。

母后离世之事,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父皇。

只三年后,父皇在病榻上定下了自己皇后的人选,便撒手人寰。

封祉,也就变成了孤家寡人。

封祉一直认为,悲剧的起因,其实是自己。

若当时大哥没有发现疑点,就不会告诉王叔,王叔也就不会独自一人跟出宫。

自己死就死了,还有那么多人活着。或许父皇母后很伤心,大哥也难过,王叔也难过。但毕竟只是何家的错,不是他们的错,王叔不会死,大哥不会自责而亡,父皇母后也会振作起来。

有大哥在,有王叔在,父皇母后心中伤痛也会渐渐痊愈吧。

封祉甚至想。自己那时候不过一婴孩而已,对于父皇母后而言,感情有,但也比不过朝夕相处十几年的王叔,和好几年的大哥。

所以如果在那场悲剧中,真的有人逃不过,那也该是自己。

而不是自己活下来,王叔、大哥去了,母后熬不过也去了,最后,父皇也去了。

母后去世之时,大姑便出家了。

父皇去世之时,渔樵也心如死灰,若不是父皇病榻托孤,渔樵不是跟着父皇去了,就是为父皇守灵不出吧。

封祉正在走神,被封珥拍了一下肩膀:“发什么呆呢?真的被魇住了?”

封祉找借口道:“我只是担心父皇母后。”

封珥道:“我开玩笑的,父皇母后安全的很,他们跟着海军出去的。浩浩荡荡一大群人呢。”

封珥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说真的,我禅让好不好?”

封祉连忙摇头:“不要,我干不来。”

他当皇帝的时候一团糟。他从十岁登基,到现今弱冠,朝中还是吵吵闹闹,不可方休。

有时候他就在想,干脆不干了。闭宫门不出,朝臣们爱怎么吵就自己吵去。

反正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事了,这个世界,这个国家如何,又有什么关系?

但他一想到父皇伏案的身影,想着父皇心系黎民的样子,他就没办法这样撒手不管。

他不爱大晖,但他爱着父皇和母后。

“有什么干不来的,虽然我把长青带走了,你不是还有王叔?”封珥怂恿道。

“咳咳。”门口想起咳嗽声。

封祉一看,一个……和父皇有点相像,但是比父皇壮实的多的人。

谁?

“王叔……”封珥尴尬笑。

封蔚抱着手臂,依靠在门上道:“小宝,现在才起床,还吃早饭不?还是说,早饭午饭一起吃?”

封祉摸了摸肚子,道:“饿了。”

“我也饿了,一起吃。”封珥道。

“吃什么吃,回你的宫里去。”封蔚一脸嫌弃,“长青就是太纵容你们了。都是皇帝王爷,都是成了家的人,他还当你两是小孩子宠着护着。你们两也是,还好意思?”

封祉不明所以,封珥却反唇相讥道:“长青乐意,我乐意。”

封蔚气笑了,道:“看我把长青带走,你们两就继续乐意吧。”

封祉一脸无辜。他什么都没说,平白无故的躺着中箭。

封蔚继续和封珥有一搭没一搭的斗嘴,封祉从两人的斗嘴中,获得了许多讯息。

比如,这一位“王叔”,的确是在他那个世界,因救他而死掉的德王封蔚。

比如,这一位“大哥”,的确是在他那个世界,因愧疚而病逝的大哥封珥。

比如,父皇母后都没死,大姑和渔樵成亲了,这两对夫妻正带着海军周游世界。

比如那个长青……呃,还是没搞清楚是谁。

仿佛……是内阁学士?是父皇时期的一位状元?是父皇、王叔和大哥都很信任的臣子?

还被赐国姓?

封祉很疑惑。到底是多大的功劳,能让父皇破格赐国姓?

封祉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异样,装作睡得半醒不醒的样子,躲过了封蔚和缝制的追问。

不过他无论怎么想努力装出原本这个封祉的样子,但他并不知道这个封祉是何样子。所以封蔚和封珥很快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并把其归结于生病了。

封祉知道说多错多,便没有拒绝请御医的要求。

御医的习性,他十分了解。只要他现在看上去不对劲,即使诊脉诊断不出什么,御医也会编一套说辞,证明封祉有病。

这是御医自保的一种方式。

御医很快就背着药箱前来,然后果然说出了感染风寒以及太过劳累需要休息等万用说辞。

封珥一脸无语:“小宝,就你那公务上拖拖拉拉的样子,难道你是玩的太累了?”

封祉想了想,低声道:“其实我还是有努力的。”

封蔚和封珥同时用一种“呵呵”的表情对着他。看的封祉分外不好意思。

他本身是个很勤奋的人。父皇这么说,大臣也这么说。

这个世界的封祉到底是什么样子?难道是有父有母有大哥还有王叔,结果被宠坏了?

封祉想了想曾经见过的,宗室或者世族中被宠大小公子。

唔……那样?

“我本来就很努力啊,不然大哥你写信问问父皇母后。”封祉一脸无赖道。

封珥神色僵了僵,狠狠的敲了一下封祉的脑袋:“多大的人了,还找父皇母后做靠山?他们离得那么远,能知道什么?!”

封祉摸着额头,一副“我半点没听进去”的模样。

封蔚倒是松了口气:“成,还能和你斗嘴,看来没什么事。”

封祉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这个世界的封祉的确是这么一副脾性。

总觉得……好羡慕。

“那我让人通知长青继续工作,不用急着赶回来。”封珥道。

封祉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道:“那个,大哥,王叔,我们三都在这无所事事,就让长青……一个人忙,真的好吗?”

其实封祉本来想说,那叫长青的,是不是权柄太大。结果他王叔和大哥一脸沉重。

“是啊,长青虽然平时脾气很好,但真的发脾气的时候,还是挺可怕的。”封蔚一脸后怕的样子,“我还是去京卫营晃悠一圈吧,说起来,我总是有当值。”

封珥也点头道:“那我赶紧回宫,装装样子。长青问起来,我就说是小宝生病了,我太过担心才出宫。”

封珥和封蔚一拍即合,一看就是应付惯了的人。看得封祉嘴角抽搐不已。

看来他们两真的是非常信任那一位叫长青的人啊。不过,他怎么总觉得有点同情长青?

“那小宝你呢?”封珥问道。

封祉一拉被子,往床上一趟,道:“御医不是说了吗,我病了。”

封珥和封蔚同时丢给封祉一个“你真是太无耻”了的眼神。

封祉默默把被子拉高,遮住脑袋。

自从记事开始,他就没有享受过睡懒觉的待遇。当了皇帝之后,就更不可能。

所以现在既然有机会,为何不睡?

再说……说不定睡一觉,就回去了呢?

虽然这个世界看上起非常美妙,但……这不是他的世界。

他在那个世界虽然……很难过。但在那个世界,有父皇托付给他的国家。

他的大晖。

即使他并不想做一个皇帝。但他答应了父皇,一定要守好大晖。

他得回去。

因之前就吃了早膳喝了药,封祉昏昏沉沉,一觉就睡到下午了。

太阳的余晖已经从西边的窗户射了进来。

封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突然发现床边有一人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醒了?”那人身穿青色长衫,一身儒雅之气,语气十分温和。

“嗯……”封祉在心底猜测,这人是谁。

“身体可好些了。”那人将书卷放下,皱眉道,“怎还是呆呆的?再叫御医来看看?”

封祉心中突然浮现一个人的名字,他小声道:“长青?”

余柏林笑道:“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封祉立刻道:“没有!”

余柏林宠溺笑:“好,好。没有。”

说罢,余柏林伸手揉了揉封祉的头。

封祉差点忍不住将余柏林的手打开。

自十岁之后,他的尊贵的龙头就没被人摸过。如今他都弱冠了。

对了,这个身体到底多少岁?

余柏林感觉到封祉一瞬间的僵硬,担忧道:“怎么,还在和我置气?”

封祉终于找到了可以继续演下去的方法。他想着和朋友置气的模样,默默的转过身,背对着余柏林。

余柏林不由笑道:“小宝啊,不要太任性了。你可是王爷,怎么能说跑就跑?你看,太上皇虽然离开了,不还是把澈之留下来了?”

封祉不由黑线。

难道他之前和这位叫长青的置气,是因为他想和父皇母后一样跑路?留下大哥一个?

看样子,说不定还想拉着长青一起跑。

看看今天王叔和大哥那样子,要是长青跑了,这政务得瘫了吧?

余柏林又劝了几句。封祉掩饰住自己的无语,道:“不说了,不跑了。”

余柏林只当封祉还在闹别扭,便道:“都这么大了,王妃都有了,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

“长青。”封祉突然道,“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余柏林笑道:“怎么突然想起问小时候的事?”

封祉想起之前大哥和王叔不靠谱的样子,心想,找他们背锅吧:“因为王叔和大哥总是乱说,我想听听真正的情况。我小时候一点都不顽皮,对吧?”

余柏林想了想,道:“小宝的确很乖。”

封祉道:“长青,你就说一说吧?对了,王叔救我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叔总把自己吹的好厉害好厉害,什么以一敌百。”

余柏林失笑:“以一敌百不至于,但的确很厉害。你不是听了很多遍之前的事,还要听?”

“要听。”封祉道。

“你这是当睡前故事听了吗?”余柏林开玩笑道,“不是刚醒?”

封祉默默的看着余柏林:“要听。”

撒娇……是这个样子吧?不过他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实在是……有些恶寒啊。

这个世界的自己……真令人无语。

“那我就再讲一次吧。”余柏林道。

对于大宝小宝,余柏林总是不厌其烦的纵容。

余柏林说起自己如何在小树林中遇到浴血的封蔚,和他身上绑着的孩子。又是如何帮助封蔚,如何将其救回家。

余柏林比划了一下:“那时候你才……这么小一点,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即使这样,你还是能感觉到周围的不安吧,所以特别敏感。太后那时又病着,你就总是哭。”

“那时候我还小……”封祉尴尬道。

那么小,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所以哭什么的……也不丢脸吧?

“澈之也是担心你,就把你带了出来。”余柏林想起当时场景,还是一阵无语,“他提着一蒙着布的大篮子,说是送给我的谢礼。我见那篮子在动,揭开布一看,你正在篮子里,一脸不谙世事的样子,都不知道自己被送人了,还对着我笑。”

封祉此时不知道该做出如何表情:“朕……我父皇母后没生气?”

“应该没有吧。”余柏林想了想帝后二人的性子,“他们大概只会说这玩笑真有趣。太上皇和太后总是很纵容澈之……当然,他们也很溺爱你和陛下。”

封祉顿时觉得心情灰暗。

他印象中坚韧慈爱的母后,睿智英明的父皇,怎么在这个世界……好像不怎么靠谱?

你们乖巧的小儿子被你们弟弟送人了送人了送人了!居然不生气!

余柏林继续讲着接下来的事。

余柏林的记忆力很好,又几乎是看着封祉从小小的一团,长成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少年,才离开的京城。

所以封祉小时候的一点一滴,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从喂给封祉的第一碗糖水,到抱着小宝念的第一本对韵诗,再到听到小宝第一次说话,见到小宝第一次走路。

那一幕一幕,仿佛仍旧在眼前活灵活现。

对于大宝和小宝,余柏林真的是倾注了对于自己亲生孩子一般的爱意。

封祉听着,眼圈莫名有些热。

他觉得,他有些嫉妒这边的小宝。

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和他所在的世界的不同源自哪里了。

在长青身上。

这个世界的王叔和自己,遇到了长青,被长青救了。

然后,一切都不同了。

在父皇母后最忙碌的时候,是王叔和长青将自己和大哥照顾长大。

封祉作为皇帝,十年的皇帝,识人方面自不用说。他可以从余柏林的语气中听出来,余柏林对自己,对大宝所倾注的感情。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父皇会赐姓。

在父皇眼中,长青已经是自家人了。

这个世界的自己,应该也是如此想。

这个世界的自己,虽然被宠的太过,任性、懒惰、幼稚,但这样,何曾不是因为太过幸福的缘故?

有人宠着护着,就一直不想长大。

真不公平啊。封祉想着。

他可是从有记忆开始,就逼迫自己长大。

余柏林还在讲着。从封祉一岁,直到现在。他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在讲述中,越发的鲜活。

“一转眼,都这么大了。”余柏林叹息道,“都这么大了,还当自己是孩子,羞不羞。”

“不羞。”封祉别扭道。

反正又不是我。

余柏林拍了拍封祉的肩膀,道:“好了,起床了。钟灵让人送了小羊羔来,今晚吃烤全羊。”

“过午不食。”封祉道。

“嗯,不吃?”余柏林笑道。

“吃。”封祉麻利的爬起来。

反正是做梦,反正不是自己的世界,晚上吃了积食的又不是自己。

吃吃吃,必须得吃。封祉心想。

当晚,吃烤全羊的,有大哥,有王叔,有长青。

就他们四个人。

封蔚在给三人切羊肉,余柏林和封珥谈论着朝堂之事。封祉默默的听着,默默的学着。

他发现,大哥当皇帝,可比他得心应手的多。

这可和下午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封祉默默的啃着小羊腿,心里有些嫉妒。

大哥得心应手是理所当然啊。他前有父皇铺路,后有王叔、长青辅佐,甚至可以甩手不做事,让长青一个人担了。

要是他有这条件,照旧把皇帝当的轻轻松松的。

他那个世界的长青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出现?

还是说,他那个世界,根本没有长青这个人。

封祉不高兴。

于是他吃撑了。

而且,吃撑后他也没能回去,于是默默的自己喝消食的药汁子。

不高兴。

封祉想,干脆别回去了。待在这里多好啊。

然后……他回去了。

...................................

好似黄粱一梦似的,封祉回去的时候,还是在那一张龙塌上,什么都没改变。

封祉回来之后,有些遗憾。

因王妃回娘家去了,他又不好询问,竟还不知道那个世界自己的王妃是谁。

但看大哥、王叔的样子,应当是满意的。

若是知道是谁,他就把她纳进宫。

然后封祉苦笑。

能当王妃的人,家世不会差。即使只是旁系,也万不可能二十来岁还未定亲。

还是别知道的好,免得心里难受。

封祉回过神,将心中难受暂且抛开。

至少……至少他见到了,若是王叔和大哥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

虽然嫉妒,虽然难过,但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天意难违。

天意难违……

封祉将案上东西全部拂到地上,扶额痛哭。

案前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天意为何要如此对他?他宁愿不当那皇帝,他宁愿当自己梦中那个,任性又幼稚的庆王爷。

可现实,终究是现实。

封祉收敛起表情,让太监宫女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继续批阅奏折。

一团乱麻,争吵不休。

封祉想,这就是命吧。

封祉愁了几日,本应致仕的郑牧又回来了。

郑牧不致仕了,他自请去边疆。

封祉沉默了半晌,道:“渔樵若是累了,可以休息的。”

郑牧道:“那日梦见先皇了,被骂了一顿。臣就想,臣这把老骨头还能动,就再动动吧。陛下把曾大人叫回来。现在朝廷需要曾大人。”

封祉默默的点了点头,眼圈有点红。

郑牧看着封祉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忍。

因为不忍,所以他又回来了。

虽然想早一点去见封庭,但若封祉不好,就算在九泉之下见了封庭,封庭也会发怒吧。

封庭一发怒,就会冷战。冷战,就不理自己了。

“舅公。”封祉小声道。

郑牧顿时心中一软,道:“陛下,臣不在的时候,多问问曾大人。曾大人是可信任之人。若有什么想跟臣聊的,可让金刀卫快马加鞭。我想金刀卫这点额外工作,还是能做的。”

封祉乖巧点头:“好。舅公保重。”

郑牧一笑,身上阴霾似乎散去一些。

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即使封庭的离开,让他一度失去希望。但终究,还是不舍得。

封祉还未送走郑牧,突听闻大姑进宫了。

封祉连忙赶去召见,却见大姑脱去了僧袍僧帽,重新换上了金钗襦裙。

“大姑……”封祉呆呆道。

婉柔公主见到封祉,严肃的表情出现一丝笑意:“听说皇后还不管事?”

封祉垂下头。

婉柔公主冷哼一声:“那就别管了,让她好好安胎吧。”

“大姑……”封祉为难道,“可后宫……无管事之人。”

婉柔公主道:“我不是回来了吗?以我长公主的身份,又有你下旨,有什么管不得。”

封祉愣了一下,然后连忙点头:“管得,管得,大姑是朕的长辈,当然管得!”

婉柔公主见着封祉一副欣喜的样子,眉眼间又柔和了不少:“念了这么久的佛,我也没念到琪芳……和皇兄入梦。我想,大概他们是怪我的吧。”

封祉连忙摇头:“怎么会!”

婉柔公主突然上前,伸手摸了摸封祉的脸颊,封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是我失礼了。”婉柔公主神情恍惚。

像,真像啊。

许久不见,原来小宝居然和琪芳长得如此相像。

她在庵中听闻皇后与小宝不睦,仗着身怀龙嗣肆意妄为。

本来皇后善妒,不让小宝纳妃,婉柔并未太过在意。

前朝本朝,后宫只皇后一人的不算少。他皇兄在琪芳去世后,也未填充后宫。

虽说子嗣问题让婉柔有些忧心,但毕竟他们还年轻。

可之后皇后之事,就让婉柔很是不喜。

她果然没看错。洪皇后入宫前性子就有些浮。入宫之后,不但性子没改好,反而更浮躁了。

还是宫中没个长辈教导的缘故吧。婉柔心想。

她吃斋念佛,却终究放不下琪芳唯一的孩子,做不到四大皆空。

罢了罢了,还是回到宫中,像一位母亲那样,守着琪芳的孩子吧。

封祉有些恍惚。

怎么突然之间,一切似乎都不太一样了。

不过……

封祉揉了揉眼睛,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

终究,天意还是……放过他了吗?

不让他继续……孤家寡人了吗?

...................................

“林!林!长青!”

“嗯?”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当皇帝了!”

“……那还真是噩梦。”

“那个梦真不吉利,我还是跟父皇母后一起去海外吧。”

“……小宝,别闹。”

“呜呜呜,林不宠我了。”

“……唉。”

※※※※※※※※※※※※※※※※※※※※

作者专栏收藏按钮:

喜欢盛世文豪请大家收藏:(www.d1wx.com)盛世文豪第一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文豪最新章节 - 盛世文豪全文阅读 - 盛世文豪txt下载 - 木兰竹的全部小说 - 盛世文豪 第一文学

猜你喜欢: 韶光慢重生之嫡女祸妃重生空间守则古代试婚国色芳华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宫斗不如养条狗娘娘她总是不上进似锦重生田园发家记家养小首辅尚书大人易折腰南城颤抖吧,渣爹威武不能娶朕的皇后总想篡位宠后作死日常我就是这般女子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娇医有毒千金裘庶女桃夭盛世娇宠娇女重生宠后倾世宠妻
完本推荐: 盛唐血刃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捡到一个星球全文阅读彪悍的人生全文阅读官道红颜全文阅读飘邈之旅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极品小农场全文阅读兔子必须死全文阅读盛唐剑圣全文阅读超级电子帝国全文阅读我的校花老婆全文阅读重铸清华全文阅读黄金牧场全文阅读上校的小夫人全文阅读小甜饼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绝色尤物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能跨界王科技传播系统唯我正邪之路龙的法则奶爸的异界餐厅神级农场抗日之全能兵王唐末战图拜见大魔王我在异界有座城战场合同工婚后霸占娇妻数风流人物万古神帝重生之都市仙尊成神风暴重生之完美未来荒野幸运神临渊行我在末世捡空投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我家爹娘超凶的末日终战众神世界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伏天氏社稷图我本港岛电影人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盛世文豪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文豪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文豪txt下载手机版 - 木兰竹的全部小说 - 盛世文豪 第一文学移动版 - 第一文学手机站